詩情畫意水中尤物——魚

發布時間:2018-02-04 21:31:03  點擊量:8494

        自我國古代始,魚類就被作為一種肉類食物為人們所津津樂道。孟子說:“魚,我所欲也,熊掌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……”他將魚和熊掌并列為珍品。古籍中贊揚魚味道鮮美的實例很多,如北魏《洛陽伽藍記》稱“洛鯉伊魴,貴于牛羊”;隋煬帝稱松江鱸“金齏玉膾,東南佳味”;唐代張志和寫道“西塞山前白鷺飛,桃花流水鱖魚肥”;李白更是有“閑來垂釣碧溪上,忽復乘舟夢日邊”;宋代范仲淹說“江上往來人,但愛鱸魚美”;清代徐鵠庭感嘆:“不須考究食單方,冬月人家食品良。米酒湯圓宵夜好,鳊魚肥美菜苔香。”此外,歷史上更有西晉人張翰因見秋風起,思念吳中的菰菜、莼羹和鱸魚膾,竟辭去官職,回到家鄉。他所寫的《思吳江歌》:“秋風起兮木葉飛。吳江水兮鱸正肥。三千里兮家未歸,恨難禁兮仰天悲。”正是他在洛陽思念家鄉時的慨嘆。
        魚是水生動物,多數魚類給人類的印象首先是形態之美。當然,也有比較丑陋的,比如偏口魚、安康魚,我們見到的魚大部分是大大的眼,圓圓的嘴,肥碩的身體上有斑紋清晰的閃光魚鱗,在陽光下熠熠生彩,這便是人們心目中魚的形象。正因為魚用有種特定的美,所以它歷來受到 人們的喜愛和贊揚。
        在中國繪畫史上。魚是一個經久不衰的題材。1955年,西安半坡村出土的彩陶人面量紋盆上就已經有了魚形圖案。商周時代,骨器和玉器也常雕有魚紋,戰國的陶器和青銅器也多以魚紋裝飾,漢代的畫像石及畫像磚上更常見有魚形圖案。宋朝是人們對魚最為喜愛的時
期,《宣和畫譜》將魚作為單一畫科列人其中。近現代的齊白石、李苦禪、潘天壽、吳作人、王雪濤、劉奎齡等,他們雖不是專門畫魚,但都在傳統的基礎上推陳出新,其作品也都別具一格。而魚在民間的流傳更為廣泛,如年畫中的“胖娃娃抱鯉魚”“蓮花鯉魚”“連年有余”“雙魚吉慶”等題材,均是人們心中吉祥如意、生活美好的象征。
        “春風送暖,柳綠花紅,舉竿垂釣,曠神怡情;赤日當空,萬物崢嶸,柳蔭垂釣人在劃中;金風颯颯,魚肥水清,靜坐凝視,勝似練功;銀裝素裹,凜冽寒風,深潭釣魚,其樂無窮。”這段俗語生動形象地描繪出了四季釣魚的情景。釣魚,也是古代名人進行潑文灑墨的一大題材,在我國文學史上留下了許多著名的釣魚詩詞,如唐代文學家柳宗元的《江雪》: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。又如南宋大詩人陸游的《鵲橋仙·一竿風月》:  “一竿風月,一蓑煙雨,家在釣臺西住……時人錯把比嚴光,我自是無名漁父。”說的就是他癡迷垂釣,到了想當漁夫的地步。清代書畫家和文學家鄭板橋在《道情十首》里描繪了釣翁的閑逸生活:“老漁翁,一釣竿,靠山崖,傍水灣;扁舟往來無牽絆。”
        我國有250多種觀賞魚,其中金魚被譽為“國魚”,它的祖先是數千年前的野生金鯽魚。南宋時期,皇帝趙構在皇宮中大量蓄養金鯽魚,后由皇宮中傳到民間家化飼養,并逐漸普及開來。歷史上,不論是在著名詩人的詩詞賦中,還是在國畫大師的佳作中,都能找到金魚的身影。
        欣賞和養殖觀賞魚是當今社會一項極富情趣的休閑活動,它讓我們能夠領略水族世界的種種奇觀。觀賞魚缸內的布置有的似湖光山色,有的似峰巒叢林,其中更有奇花異草,葉蔓叢生。各種魚類游戲其間,借助于光影作用,使魚缸顯得更晶瑩剔透、富麗絢爛,使人目眩神迷,遐想無限。如今,在許多旅游景點、商廈、賓館、娛樂和展覽場所都可以看到觀賞魚的倩影,在許多家庭中也養著各種不同類型的觀賞魚,可見養觀賞魚已成為人們美化室內環境、增添生活情趣的一種方式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東省城市服務技師學院   烹飪學院  劉老師 供稿

下载APP送28彩金